• 首页 软文推广 媒体资源
  •     

    立冬分柴堵后门(下)

    2020-11-24 19:14:41 编辑: 来源:

     母亲说这些话的时候,我还没有跟车分柴禾的活计,我并未当回事;如今,我干上这样的活计,母亲的话顿时从脑海里翻腾出来。现如今,车上装载的柴捆有大有小,分给谁,由我跟车的说算。

     

    柴车愈来愈接近村子,我和车把式王大叔唠嗑。王大叔说:分柴禾时,你可要注意点,这可是伤人的活计,不过,你只要从车上往下卸柴时,按顺序走,赶上大捆就是大捆,赶上小捆就是小捆,分柴不偏心,就没事。

     

    喔,大叔,我知道了我回答道。我能听懂大叔的意思,我是代表生产队,按工分人头,分配劳动成果,若是分配偏颇,就是走后门,搞不正之风。王大叔让我秉持公正,堵住后门。可是,母亲的话我还记得,这让我很为难。

     

    正在我犹豫不决时候,刘婶子家到了。刘婶子见我端坐柴车上,眉飞色舞,对我说:小子,下来,婶子和你说句话。刘婶子把我叫到一棵大树旁,因与王大叔是逆风向,他听不到我俩说的话。

     

    刘婶子耳语道:往常别人跟车,和我不熟悉,我分到的柴禾都是小捆的,现在好了,咱两家可是世交,你可要关照婶子啊,让我也在人前显摆显摆。其实,刘婶子心里想的不仅是那柴捆大小,她心里更生气的是,怎么和跟车有关系的,就能多分得柴禾呢。

     

    我听罢刘婶子的话,没表态。回到车顶,按数量、顺序,卸下三个不大的柴捆。刘婶子见到柴捆,眉毛拧成一条绳。喃喃道:这小子,铁公鸡,就不会把大的柴捆卸下几个?

     

    我知道惹祸了,刘婶子一定会到我母亲那儿告状,说我没良心,刚刚掌握这么一点跟车分柴的小权力,就不认识有恩的婶子。回到家,我想让母亲教训我一顿,然后再做解释,可是,我的想法错了。

     

    刘婶子真的和母亲沟通过,不仅没说我有错,还表扬我处事公平。原因是刘婶子亲眼得见,生产队长家也分到三个小捆的柴禾,这可是从来也没有的事。我将车把式王大叔的话记在心里,做事把心放平,大家就会心悦诚服。那季跟车分柴,由于从我那儿开始,分柴堵住后门,公平公正,从队干部到普通社员,对我的所作所为都很满意。

     

    又到立冬,时光已过几十年,如今村子里都用上煤气,不再烧柴,可当年我初当社员跟车分柴秉持公平,体魄得到锻炼,心智逐渐成熟,入职伊始,收获满满的经历,难以忘怀。

    我们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