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 软文推广 媒体资源
  •     

    偷自行车的人(六)

    2020-11-24 19:11:37 编辑: 来源:

     他与儿子在许多问题上有分歧,但在传统的养儿防老上,他们有相同的观念,这是涛爷最为欣慰的地方。

    是的,他与儿子有许多分歧。对孙子的态度,是他与儿子最大的分歧,这一家最大的分歧,他们有着永不调合的问题。面对小涛、面对辍学,他坚持认为,儿子的方法是错误的,他也没有像儿子那样毫无理智地坚持小涛是一个可造之材。相反,凭多年教师的直觉,他承认孙子是一个智力平平的孩子。在他教孙子数学的时候,他能体会到这一点。聪明孩子和资质平平的孩子眼神是不一样的,小涛望着数学的眼神里,充满了迷茫和空洞。

     

    4

     

    涛哥沿着纽曼街一直向前走,走到刘翔的店门前。他站在门前,踮脚向里面望,看见刘翔坐在摇椅上,两眼望着前方。涛哥知道,那里摆着一台电视机。

    涛哥还没下决心去温哥华时,对蒙特娄还有热情,人对一座城市的感情是奇怪的,就像对一个人一样,如果缘分消失了,就会厌倦。涛哥想起刚落地的时候,那时他感到这里很美,但生存的压力比优美风景更有力量。

    后来他决心去温哥华,对生存的梦想战胜了风景的优美。那时他并没想到小涛的感受,或者他比自己更爱这座城市。

    他站在那里待了一会,犹豫着是否进去。这时有个牵着黄狗的西人走过来,把狗拴在门外,推门进去,刘翔站起来。涛哥就转身向前走,他觉得,如果进去,是为难自己。

    这条熟悉的街道,他走过好几年。已是深秋,树叶摇落,树叶一半在树上、一半在地上。天地一片,色彩斑斓,涛哥却无心观看。(六)

    我们猜你喜欢